风情 . 音乐殿堂放歌

关于作者 分享 返回

音乐殿堂放歌

作者:胡兰 发表时间:2018-04-02 点击数:93

我有幸三次登上顶级音乐厅的舞台演唱,不是因为我演唱水平有多高,而是基层业余文化活动使然。我们虽然不是专业歌手,只是单位临时拼凑的业余合唱团,但这种团体文化活动,比较大众化,能够广泛地提高群众娱乐活动的情趣,可谓是正能量。


第一次登台演唱是1999年春天,办公室主任通知我,局里要举办歌咏比赛,你要参加每周的排演,不准缺习。参加合唱团,常听人抱怨一个歌反复机械地重复,我却十分羡慕这样的正规练习。唱歌嘛,心想张大嘴巴跟着唱就行了。就这样,每周三下午,大家就集合在一起排队,然后由音乐学院的指挥老师决定高、低音人员,最后开始练歌。


开始,我喉音嘶哑,发音不准,咬字也不清。教歌的老师面无表情地纠正练嗓,唱到兴头上,老师突然喊了一声“停”,把我从激情中拉了回来,我们很诧异地“急刹车”,情绪从沸点降至冰点,本来想唱歌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想不到还这么复杂,第二天嗓子也疼了起来。


后来,我请教了教师,她对我说,唱歌也要用技巧,尽可以凭自己的性情自由表达,嘴巴张成圆形,用气来控制声音,还要看指挥的手势,经过她的点拨,突然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我特意到音像店买来了《在希望的田野上》这张CD,认真听了几遍,听得怦然心动。专业歌唱家彭丽媛唱得真好,抑扬顿挫,声情并茂,非常感人。我每天早晚反复聆听CD,感受最深的是,她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感情充沛,我把自己唱的歌录了下来,比较一下,真是天壤之别。


IMG_20171225_124950.jpg


我还利用在上下班的路上,一路走一路哼唱,双休日到徐家汇绿地散步,正巧一帮老头老太聚在一起合唱《在希望的田野上》,不用认识,我跟在人群后面大声唱了起来,他们还唱了许多经典红歌,有简单的乐器伴奏,有人指挥,彼此相互感染。一首接一首,几十分钟下来,声情并茂,我觉得气血流畅,心情愉快,声音比以前圆润多了。


初赛的时候,在杨浦区的工人俱乐部举行,团队在手风琴伴奏下,倾力合作,可谓尽情尽兴。我们顺利地通过了初赛。1999年上海公安成立50周年前夕,又进行了复赛,大家都想进大剧院放歌,因为这是一座用音符串织而成的水晶宫殿,在世界一流剧院中也是罕见的,具有文化的吸引力。


在演唱组,我们的工作餐就是盒饭,复赛的时候,大家都齐心合力,都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利用空隙时间,来到隔壁弄堂,非常自觉地听从指挥老师安排,一遍又一遍地排练。当我们拿到大剧院的入场券时,都抑制不住兴奋,大家一有空,都兴奋地聚在一起练唱。


那天我站在上海大剧院的舞台上,心情无比激动,过去在这里欣赏过俄罗斯芭蕾舞《天鹅湖》,没想到自己也会登上这个顶尖的舞台。看着从四面层层包围来的观众,那真是享受呀。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舞台!当舞池响起熟悉的旋律,我们深情地放歌起来,“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歌声中,几位女孩翩翩伴舞,把气氛推向高潮,歌声飞越黑压压的舞台,飞越绿油油的田野,仿佛托起一个希望的太阳,大气磅礴的歌声与热情奔放慷慨激昂的现代舞变得水乳交融。


如今,每当我唱起《在希望的田野上》这首歌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些“闪亮的日子”。


IMG_20171225_123629.jpg


2009年6月,上海公安机关又举办了迎世博激情咏志大型歌会。我们像以往一样练了几个月,比赛那天,我穿上白色带红花的演出连衣裙,走进了上海音乐厅放歌。听说这座音乐厅是全国第一座音乐厅,建于1930年,历史上有众多的中外著名音乐家和乐团登临音乐厅舞台展现艺术风采。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进上海音乐厅,感觉音乐凝固于四壁之上,艺术弥漫在空气中,而每一块脚下的土地都是历史的沉积。能登上海音乐厅舞台的都是大明星。今天,我站在这个艺术舞台上,我就是最闪亮的明星。环视四周,只见观众厅的构图简洁规范,复杂又不显零乱,富有层次变化,色彩庄重淡雅,与其演绎的古典音乐有着惊人的统一。


休息时,我见缝插针地在大厅16根白色大理石圆柱前拍照留念,典雅美丽。


这年的9月2日,我们的参赛歌曲,《天路》分四声部演唱,我参加女低音、高音、次高音、低音和次低音,四个声部奇妙地组成了立体的歌声,优美动听,格外嘹亮,回荡在典雅的音乐厅内,又飞出了大厅飘散在繁华的大世界上空。我们的歌声是那么的豪迈,是那么的自信。歌声刚结束,就引来了雷鸣般的掌声。经过预赛,我们单位以96分高分顺利地进入决赛,并获得冠军。回到家,丈夫和儿子都夸我是音乐家。


IMG_20171225_124204.jpg


2015年6月是江南的梅雨季节,我们单位又参加了上海公安系统“我们的歌声最嘹亮”合唱比赛,比赛歌曲《人民警察之歌》。练习了几个月,充满信心地等待比赛的到来,没想到比赛那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因我们准备充分,心情却与晴朗的天气一样舒畅,我穿上颈上系红丝带的白色连衣裙,我怀着七分紧张三分激动的心情再次走进大剧院,我不知道怎样来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以前作为台下的观众,感觉就是演员身着盛装,优雅迷人,举止得体,而今自己却作为一名演员,感觉大不相同,既紧张,又深感荣幸。


我坐在大剧院的化妆台前,对着镜子,默默上妆;又默默为自己修饰为自然妆,勾一勾,描一描,不痛不痒。因为夏天,脑门上老是冒汗,一出汗妆就花了,为了让自己少出汗,避免频繁补妆,我再渴也忍着不喝水。等到换上漂亮的白色连衣裙,顿时变了个人似的,美如天仙!然而对于我来说,美是美了,可罪也没少受。虽然受了不少苦,但却换来了丰硕的成果,我们演唱的《人民警察之歌》,荣获三等奖。


那天回娘家,吃饭时东方卫视正在播放大合唱,只见女士们穿白色连衣裙,胸口带一朵大红花,男士们身着宝蓝的衬衫,整个队伍就像交响乐的合唱团。镜头由远而近,妈妈一眼认出舞台上的我,呵,那不是我的女儿吗?只见我们声情并茂地放歌,这样的画面对我来说几乎绝版,镜头正播放特写,老妈激动地鼓起掌来。我告诉老妈,这是我们公安局举办的歌咏比赛,通过初赛、复赛,过五关,斩六将,我们顺利地挺进大剧院,并获了大奖,老妈沧桑的脸上满是笑的涟漪。


我从小就喜欢音乐,现在更是对音乐情有独钟,在家有空就欣赏一些熟悉的歌曲。这些老歌在我人生的不同阶段流过我的心底,给过我美的享受,滋润过我的心田。参加唱歌培训班,听了音乐学院老师的讲课,犹如走进桃花源,有种豁然开朗的顿悟。


IMG_20171225_125026.jpg


通过几次合唱比赛,唱歌已然成了我的业余爱好。过去喜欢流行歌曲,随着几次歌咏比赛,现在却喜爱上了民歌和美声唱法。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十多年后的今天,和从往相比,我没有因为年龄老去而喉咙衰退、音量下降,相反我对中国的文化越来越自信,对中国的民歌越来越钟爱,歌曲越唱越完美,声音越唱越嘹亮,心情亦越来越愉快。虽然我不是专业歌手,我们合唱队也不是专业队伍,但基层歌咏比赛是大众性的娱乐活动,有普遍性,能够活跃广大群众的生活,愉悦身心,更能鼓舞士气,凝心聚力。

  关于我们